您的位置:首頁 >資訊 > 正文

金融科技被視為推動行業數字化的有力武器

來源:中國經濟網2020-12-14 13:51:08

數字經濟時代,金融科技正在深刻改變著金融業業態。銀證保發力在前,信托緊跟其后。金融科技被視為推動行業數字化的有力武器。

金融科技是信息技術與金融業務的深度融合。當前,半數以上的信托公司將信息科技建設作為戰略規劃中的重要內容。其中極具代表性的云南信托以“用科技讓金融更簡單”為公司使命,近年來對于信息科技建設投入達數千萬元,致力于成為“卓越的科技金融服務平臺”。

與其他金融機構相比,信托布局金融科技有哪些潛力?應如何理解信托數字化轉型?云南信托是如何布局金融科技的?帶著這些問題,記者采訪了云南信托總裁舒廣。

加強信息科技建設 已成信托公司共識

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對于金融行業造成一定沖擊,信托公司正常經營發展面臨挑戰,存續信托資產質量承壓,新業務的營銷也受到影響。

不過,在舒廣看來,這也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信托轉型、促進了行業數字化進程。

“疫情雖然階段性地影響了信托展業,但不會改變全行業回歸本源、服務實體經濟的轉型方向。”舒廣認為,疫情期間信托業加大了紓困民營企業、為實體經濟輸血的力度,助力企業復工復產。截至三季度末,全行業直接投入實體經濟(不含房地產業)的信托資產余額13.14萬億元,占全部信托資產余額的62.97%,其中投向小微企業的信托資產余額2.41萬億元。

舒廣表示,今年以來,服務信托的整體規模增長,家族信托、慈善信托、股權投資、資產證券化等領域數據喜人,充分說明了行業發展并未受疫情嚴重影響。值得一提的是,面對疫情,信托數字化進程提速,增強了遠程辦公、網上簽約、在線財富管理等服務。

在信息科技建設中,信托公司存在營業網點少、流量優勢弱、獲客渠道窄且成本高、客戶體驗不強等劣勢。近年來,加強信息科技建設已成為信托公司的共識,投入金額逐年增多。據中國信托業協會數據顯示,2016年信托業投入信息化建設的金額約9億元,2017年超過11億元,去年該數據突破15億元,平均每家公司投入1746.89萬元,約60%的公司投入超過1000萬元。

舒廣表示,68家信托公司中,目前有半數以上都把信息科技建設作為戰略規劃中的重要內容。但想要有所突破,需要把握長期規劃與短期效益,整體布局與業務發展節奏,自主研發與外包管控,系統化、規范化、安全化與效率之間的平衡。

“信托科技化會選擇不同于其他金融機構的發展路徑,重點不完全在于比拼投入的資金和人力絕對值,而是要看相應的投入能否匹配行業屬性,能否承載自身當前發展階段的個性化需求。”他進一步強調。

信托數字化轉型重在“硬軟體系”相濟

科技賦能轉型,一直是云南信托秉承的發展戰略。

據介紹,早在2018年,云南信托就提出了“用科技讓金融更簡單”的使命和“成為卓越的科技金融服務平臺”的愿景。舒廣表示,這些使命和愿景,某種程度上是云南信托“云戰略”的體現,意味著公司邁入了科技賦能轉型的新階段。

“最近幾年,公司投入了數千萬元資金,在軟硬件方面推進信托智能化。”舒廣對記者介紹說,在業務和客戶服務層面,搭建了(普惠金融)普惠星辰IT風控系統、伽利略AI資產配置系統、財富管理在線服務系統、證券交易系統、供應鏈金融系統、股權管理系統等;在運營層面,推出了智能征信查詢系統、智能合規(麒麟)系統、智能招聘系統、智能輿情分析系統、飛蛛系統(兩大賬務PRA機器人)、債券綜合業務系統以及稅務、人力績效、反洗錢、資金申報、監管數據報送等一系列中后臺科技應用。僅在今年,公司就有15項IT系統獲得軟件著作權登記。

舒廣表示,科技賦能的點點滴滴已經滲透、體現在數十個系統、近200個內外部科技項目之中,給公司注入了科技文化基因,歷練了一支具有較強科技意識和科技服務能力的隊伍,逾百人的專業科技服務團隊中包含了約40位IT技術人員以及數十位緊密配合IT的業務人員。

“除自主研發外,我們還與招行、螞蟻集團開展了區塊鏈合作,賦能ABS、供應鏈金融、汽車金融、消費金融等業務,部分項目已經順利落地。事實上,以上任何一個細分領域都將直面百億元、千億元的潛在市場規模,可能直擊千千萬萬家企業、長尾個體客群的痛點(融資難、融資貴、缺乏征信記錄等問題)。利用科技來完善信托在這些領域的服務,符合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要求,能為全行業的轉型和高質量發展持續增添活力。”舒廣進一步表示。

基于多年對金融科技的布局,舒廣對于信托數字化轉型有著非同一般的理解。

“信托數字化轉型不光是在技術層面‘上馬’某一批以硬件體系為主的系統,還需要綜合權衡觀念共識、科技文化氛圍、人才結構、資金限度、機制磨合乃至人員與系統的交互,對系統的熟悉度、迭代意識和創新能力,這些多為‘軟件’體系。”舒廣表示。

舒廣認為,一般來說,實際業務的發展需求首先成為反推中后臺進行流程再造的外部壓力,之后,組織內將逐漸產生內生自驅力,推動前中后臺之間的良性互促關系,經反復實踐、校準,加之時間沉淀,最終,一個個嵌入了科技基因的新型業務模式會“潤物細無聲”地重構。整個過程,需要對整體戰略的規劃布局、局部策略的優先選擇、不同板塊的節奏安排、組織架構和機制的搭配、成本投入與效能評估的權重把控等事項,做經常性的復盤思考。

科技是消費金融發揮普惠功能的“關鍵武器”

目前,金融科技在信托中的應用體現在促進信托業務拓展、優化信托公司管理兩個方面。

舒廣對此有著深刻的認識:從橫向看,金融科技可觸及資金端和資產端的具體前臺業務與服務,以及風控、運營等中后臺幾乎全鏈條環節;從縱向看,可覆蓋消費金融、財富管理、家族信托、慈善信托、資產證券化、供應鏈金融、證券投資信托、股權投資等諸多垂直業務板塊。

具體到云南信托消費金融與財富管理業務上,金融科技已成不可或缺的要素。

“科技是幫助信托公司真正發揮消費金融普惠功能的關鍵武器,我們希望科技能幫助金融與實體產業、民生服務深入融合。”舒廣強調,消費金融具有小額、分散、高頻交易等特點,完全是“無科技不金融”,如果科技缺位,則完全不能滿足基礎化運作需求;消費金融借助科技力量,可以建立風控策略、反欺詐模型,提高風險定價能力,有利于提升運營效率,拓展服務邊界,降低觸達和服務廣大客群的成本。

記者獲悉,云南信托2015年開始醞釀消費金融業務,為了擴大普惠服務半徑,2018年基于實踐自主研發了普惠星辰IT系統,支撐線上線下簽約及大量資產信息的錄入,而且,云南信托是國內第一批少數幾家擁有央行個人征信接口的信托公司之一,依托這一優勢,該系統可對借款人信息進行多維度風險識別,能與多家外部機構實現業務系統對接,滿足了7×24小時放款的業務需求。目前云南信托普惠金融累計服務人群超過1000萬人。

此外,舒廣認為,“信托公司應該在財富管理領域加碼科技服務,提升客戶體驗,這是信托參與泛資管激烈競爭的標配。云南信托在財富管理領域注重線上線下結合,依托2018年自主開發的線上平臺(財富管理在線服務系統),可實現線上認購、雙錄、簽約、投資者教育等多重功能。”

對于未來信托公司應如何做,舒廣舉例說,在財富管理的重要板塊——家族信托方面,信托公司可探索基于大數據的智能客服,應用到客戶分層、客戶全面畫像、客戶需求洞察等方面,加以一鍵自動化資產配置、估值服務,真正以客戶需求為導向,提升精細化服務水平。

(記者 邢萌)

圖片新聞
讀圖
(★^O^★)MG丛林巨兽巨额大奖视频 幸运农场下载不了 怎样投资莱特币 体育彩票31选7推荐号码 辽宁35选7近100期基本走势图 湖南快乐十分追号计划 p3试机号后专家预测号码 河南快赢481技巧 广东快乐十分计划qq群 十大虚拟货币 四川时时彩开奖号码一Welcome 排3走势图 新疆35选7基本走势图大星彩票网 白小姐资料一肖中特图129 北京11选5基本任选走势图 澳洲幸运10qq群 广西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