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公益 > 正文

中國人口老齡化預計在頂峰時老齡人口將達4.6億-4.8億

來源:北京商報2020-12-11 10:07:41

近年來我國人身保險平穩較快發展,目前商業人身保險已在全國達到一定覆蓋面,但也存在保險產品供給不足、保障水平不高等問題。12月9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以下簡稱“國常會”),部署促進人身保險擴面提質穩健發展的措施,提出加快發展商業健康保險、將商業養老保險納入養老保障第三支柱加快建設兩大發展路徑,同時,還提出提升保險資金長期投資能力,支持實體經濟發展。

鼓勵承保醫保目錄外項目

數據顯示,今年前10個月,健康險保費收入7162億元,同比增長16.6%,在各險種中增速居前。然而,不容忽視的是,目前我國健康險支出占比全國衛生總費用遠低于國際平均水平,僅為2.5%,占比個人衛生支出也不到10%,與國際數據差距很大。

“企業和個人購買商業健康險可以形成政府、企業、個人共同負擔的多元化投資機制,緩解政府投資負擔和財政壓力,保障醫保體系穩定可持續運行。同時商業健康險與基本醫療保險形成互補和銜接,可以滿足人民群眾多層次多樣化和個性化的健康保障需求。”對于商業健康險的重要性,銀保監會副主席黃洪此前給出了上述判斷。

在加快發展商業健康險方面,此次國常會表示,鼓勵保險公司將醫保目錄外的合理醫療費用納入保障范圍。對此,中國精算師協會創始會員徐昱琛表示,近年消費者看病的主要負擔在于醫保外費用,尤其是一些新型抗癌藥物。

目前,商業健康險主要保障三個目錄內的醫療費用自付部分,但事實上,三個目錄內的醫療費用報銷比例已經很高了,個人自付比例較低,因此商業健康保險保障作用有限。與此同時,重特大疾病治療需要用到很多目錄外的藥品和治療技術和手段,三個目錄外實際發生的醫療費用已成為投保人真正關心的問題。

黃洪曾表示,保險業要從實際出發,將目錄外的合理醫療費用納入商業健康保險保障范圍,降低人民群眾實際醫療費用負擔,才是保險行業價值所在。

此外,國常會支持開發更多針對大病的保險產品,做好與基本醫保等的銜接補充,提高城鄉居民大病保險保障能力;促進開發適應廣大老齡群體需要和支付能力的商業醫療保險產品;通過有序擴大對外開放、加強國際合作,促進提升健康保險發展和服務水平。

強化商業養老保險保障功能

在養老方面,國常會表示,將按照統一規范要求,將商業養老保險納入養老保障第三支柱加快建設。

具體而言,要強化商業養老保險保障功能,支持開發投保簡便、交費靈活、收益穩健的養老保險,積極發展年金化領取的保險產品。針對新產業新業態從業人員和各種靈活就業人員需要,開發合適的補充養老保險產品。鼓勵保險公司提供老齡照護、養老社區等服務。鼓勵保險業參與長期護理保險試點。

五道口金融學院中國保險與養老金研究中心研究員朱俊生表示:“國際壽險業發展的經驗表明,隨著人口老齡化程度的提高,人們對風險的關注越來越多地從死亡風險轉向生存風險,越來越關注養老和健康。”

朱俊生介紹稱,中國人口老齡化預計在頂峰時老齡人口將達4.6億-4.8億,總人口不超過15億,老齡人口占比超過30%,需要商業健康保險和養老保險在多層次醫療和養老保障體系中發揮更大的作用。

“放眼全球,很多國家的養老金結構既有公共養老金也有私營養老金,而我國的私營養老金基本是空白,更多的是公共養老金,這對整個養老金的持續性帶來極大挑戰。”朱俊生認為,全球養老金制度改革的重要經驗是,一個國家對私營養老金越重視,這個國家養老金制度的可持續性就越強,呈正相關態勢。同理,我國的公共養老金要想更加有效率、可持續,就要大力發展包括商業養老保險在內的私營養老金。

提高險資投資比例限制

在險資投資方面,國常會提出,要提升保險資金長期投資能力,防止保險資金運用投機化,強化資產負債管理,加強風險防控;深入開展關聯交易專項整治,堅決打擊挪用、套取、侵占保險公司資金的違法違規行為。

對此,朱俊生評價稱,和其他資金相比,保險資金具有期限長的優勢,可為實體經濟發展提供長期資金支持。特別是隨著保險行業回歸保障,保險公司加快向長期期交保障型業務轉型,人身險行業的負債久期逐步拉長。

而在保險資金提振投資的潛力方面,朱俊生表示,中國總儲蓄率以及居民部門儲蓄率偏高的重要原因在于,社會保障體系不健全,預防性儲蓄占較大的比重;隨著預防性儲蓄不斷向保險資產轉化,保險資金提振投資的空間將不斷得到釋放。

除此之外,保險資金對于實體業的支持作用,也是國常會提出用保險資金提振投資的重要原因之一,受到了業內人士的關注。會上提到,要對保險資金投資權益類資產設置差異化監管比例,最高可至公司總資產的45%,鼓勵保險資金參與基礎設施和新型城鎮化等重大工程建設,更好地發揮支持實體經濟作用。

中國社會科學院保險與經濟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向楠表示,基礎設施和新型城鎮化是能促進經濟增長和社會發展的領域。單純財政投資的效率不一定高,財政還正在推行“降稅讓利”,以及支出向公共服務轉型。民間資金大量集中在金融中介。因此,需要保險公司發揮資金融通功能。在投資方式上,中國企業部門和基礎設施項目的杠桿率較高,而權益類投資能實現降低或穩定杠桿率,所以放松保險公司的權益類投資限制。

“利率下行時期,保險公司債券投資上的回報率下降,需要加大權益類資產。基礎設施和新型城鎮化項目的投資期限長,資金量需求大,與保險公司特別是壽險公司的負債結構是匹配的。國有保險公司經營目標中‘公共利益’有更高的權重,所以更為積極。”對此,王向楠如是評價。

圖片新聞
讀圖
(★^O^★)MG丛林巨兽巨额大奖视频 北单比分 pt电子游戏累积大奖 全讯网百家乐的玩法技巧和规则—官方网址 福彩河南22选5走势图 河北新快3走势 天津快乐10分几点开奖结果今天晚上 浙江风采排列三走势图 天津快乐十分一定牛开奖查询 网游虚拟货币 陕西麻将小游戏 竟彩网 吉林快三当天推荐码 天津快乐十分定位走势 体彩排列五走势图 福彩3d和值走势图综合版 极速快乐十分